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2)【作者:nana12345】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2)【作者:nana12345】
字数:13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女舌牙刷,人体奶牛,舌洗阴肛,臭脚麵包,挨操

  我在床上无聊的躺着,春药的药效慢慢的增大了,我用身体摩擦着床单,想用这种方式来释放自己不能高潮的性欲,但是穿着贞操裤的我加上春药的药效,叫浑身使劲摩擦着床单的我性的欲望更加强烈了,我用手使劲的抚摸着胸部,想要得到释放,自己心底在想性奴的命运真的太可怜了,被用这种变态的方式饲养培育,只为了叫我们这些女孩子能满足客人不同的变态需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牢房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咔的一声,我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赤裸着全身的又满怀着骚动的我暴露在变态看守的面前,感觉好羞耻好羞耻又好害怕好害怕,不知道接下来我又要面对什么样的折磨。

  「骚货,是不是想挨操了?呵呵,来,把这片药吃了,就不用穿贞操裤了。配上春药更加刺激性欲,嘿嘿嘿……」看守对我一边说着一边向我走过来,但是我不想再吃什么药了,太折磨人了,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在这里说拒绝就会得到更大的折磨,我只好乖乖的坐起来,把药接过来然后张开嘴把药吞了进去。
  「这药药效很快,又避孕又抑制高潮,肯定叫你又骚又浪,哈哈哈哈……」看守色咪咪的看着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我的贞操裤脱了下来。

  「操,逼那么骚,味道真浓,他妈的要不是今天龙爷点了你,兄弟们就来轮奸你了,一群人早就都等不及了。」我低着头听着,阴部性欲充满,但是大脑又在不停的抗拒着,我感觉自己肉体已经和大脑分离了,肉体特别期待男人快来折磨我蹂躏我虐待我,但是大脑却在默默的抗拒着,保留着女孩子最后的一份羞耻和自尊。

  「没想到你这个骚货还挺火爆,刚被玩完又接着被玩,是不是很爽啊,哈哈哈哈。」看守说完,看了看表,说:「嗯,药效开始发作了,来起来,给你化个妆再带你去见龙爷,今天好好叫你爽爽,龙爷的节目可比王爷爷火爆。嘿嘿嘿嘿。」
  我赤裸着全身站了起来,跟着看守走在走廊里,我感觉阴部一直潮潮湿湿的,全身上下酥酥麻麻的,我在想这个龙爷会用什么的方式玩弄我,我会不会受不了,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我以后每天要接几次客啊,要被玩弄几次啊,感觉自己好可怜,也有一种特别的羞耻感觉往上冒。

  看守带着我来到一个化妆间,里面有一个赤裸着全身的女孩子在那里,看守把我的手铐脚镣都解开了,然后叫女孩子把我的衣服拿过来。女孩子在里面拿出一套衣服,看守叫我穿上,这是一件红红的短旗袍,好漂亮,上面有一些刺绣花纹,套上旗袍之前,看守叫我先把今天的内衣裤袜穿上,我拿起来,是一套米白色的刺绣文胸内裤,很古典的风格,还有肉色半透肉的裤袜,这一套衣服真的是太典雅标致了。我把内衣穿上,再把裤袜套上,对着镜子看自己觉得自己好美好美,然后又把刺绣红色短旗袍穿上,女孩子都是爱美的,我看着镜子里的我真的不相信是我自己。

  「真漂亮,老子都想上了,坐那把妆化了,就去卖了。呵呵。」听到这句话,我心里酸酸的,打扮的再漂亮在这里不过是变态男人们的玩物,他们把我们这些女孩子打扮的那么漂亮只不过是为了更变态的摧残蹂躏我们,在糟蹋我们的时候,看着我们美丽又痛苦的表情,得到更多变态的快感。

  我坐在椅子上,那个女孩子就给我开始化起妆来,女孩子先把我的头发松开,然后盘起来,把头发在脑后盘了一个发髻,然后为我修眉,打上柔色的粉底,勾上细细的眼线,打上蓝色的眼影,腮红,红红的唇膏,不一会化妆镜子里的我就变了,我的妆容配上这一身衣服,我更不能认出镜子里的是自己,我真的太漂亮了,我恨不得多看镜子里的自己一眼,一个标准的古典旗袍美人。我在想这个龙爷到底是什么样的客人,看守们要这样细緻的打扮准备我,希望他不是那种变态就好。不过刚听看守说,他比王爷爷的玩法还火爆,我的心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
  看守看着我眼睛都直了,我能听到他一口一口吞着口水,「操,太美了,真是太美了……不过一会,呵呵……」看守欲言又止,我瞥见给我化妆的女孩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我,好像知道些什么,但又不能和我说,我突然好害怕,但是又能怎么办呢,我现在是个性奴,客人要我做什么硬着头皮也要做的,否则会变得更惨。然后给我化妆的女孩子给我一双金色的中高跟的高跟鞋,我踩上了,然后看守叫我跟着他去见龙爷,离开化妆室的时候我又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真的好美。因为春药药效的关系,我感觉我肉体想要的感觉特别强烈,虽然一个女孩子面对接客这件事情会感到抗拒和羞耻,但是我的肉体在一点点的战胜我的理性。
  看守带我在走廊里走了一段时间,踩着高跟鞋的我觉得自己特别的女人,脚底下踩着高跟鞋的感觉更叫我的性欲越来越强烈,我恨不得有男人快点来玩弄我,蹂躏我。看守带着我走到一个屋子,这个屋子不像之前的那些客人的屋子金碧辉煌,反而有些空旷,里面就有一个大沙发和几个小桌子,一个很壮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应该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不过这个男人身上充满了汗臭味道,靠近了之后,味道更大,显得不是多么乾净的一个人。和我一起来到屋子里面的还有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被另一个看守用狗链牵着,光着脚从走廊另一个方向过来的,这个女孩子非常丰满,乳房是那么的大,白白嫩嫩的,长得很文静标緻,害羞的低着头,但是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恐惧感。进了屋之后,看守叫我跪在沙发的前面,另一个女孩跪在我的旁边。

  「龙爷,您点的性奴淑娟和人体奶牛雯雯都给您送来了,请您随意玩弄享用。」看守对这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着。

  「嗯,不错,听说淑娟是新来的厕奴是吧?打扮得真美啊……」

  「是的龙爷,新来的厕奴,而且喂了春药还有高潮抑制剂来饲养,特别为您打扮的,嘿嘿,包您玩的痛快。」

  这个龙爷慢慢的摸了摸我的脸,我害羞的低着头,然后他淫笑了一下,又去摸另外那个女孩子的脸,然后又捏了捏那个女孩子的乳房,「这个人体奶牛看着不错,都喂的什么啊?」

  「回龙爷,圈里的人体奶牛都是喂的专门的天然催乳饲料,保证奶味浓郁,喝一口强身健体。这只雯雯是补肾强身型的,您喝完下次再尝尝别的,每只人体奶牛的奶都有特色。」看守回着龙爷。

  「嗯,一会我要品尝品尝,然后好好用用淑娟这个厕奴。」龙爷沖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天哪!这个地方居然还有还有这么变态的事情,把女孩子当成奶牛来饲养,供给变态的客人喝人奶,我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的不敢相信。而且那个龙爷说我是厕奴,厕奴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被当做厕所的奴隶的意思吧?我以后的日子会怎样过啊?难道他们要把我饲养成厕所吗?我心里踌躇着,感觉好怕,但是肉体的性欲在战胜着思维,好像又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做一名厕奴真的太好了,太贱了,我好喜欢,好喜欢作客人们的厕所,被变态的方式虐待……

  龙爷把捏着雯雯乳房的手移到我的短旗袍的底下,慢慢的摸着我的丝袜大腿里侧,然后慢慢的往上摸,然后他的手放在了我的阴部的上面,「看,都湿透了,真是个下贱的骚货。」龙爷淫笑着瞇着眼睛看着我。

  「淑娟虽然没来多久,但是凭我们的经验看,绝对是一个下贱的极品,所以把她推荐给您,嘿嘿嘿。」看守弯着腰和龙爷说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守对这位龙爷毕恭毕敬的,比对待王老头还毕恭毕敬,我想这位龙爷肯定是这个牢房的大客户,我如果伺候不好那么我就真的惨了。

  「品尝这么好的奶之前一定要漱漱口啊,这样味道品尝起来才会更棒!」龙爷看着低着头的雯雯说着。龙爷把桌子上的一大杯水拿到手上,用粗壮的手抬起了我的脑袋,对我说:「骚货,抬起头把嘴张开,做我的漱口盂。」

  我听到要用我的嘴作男人的漱口盂,下意识的「啊!」了一声,接着龙爷用他粗壮的大手就给我来了一个大嘴巴,然后狠狠地捏着我的下巴,用威胁的眼神望着我。「啊什么,愿意不愿意啊。」龙爷威胁的语气问着我。

  「骚货,龙爷叫你做漱口盂是抬举你,你是活腻味了吗?」看守恶狠狠的对我说,然后马上给龙爷道歉,「龙爷请原谅,怎么说也是新来的,要是不听话,您尽管吩咐我们教训。」

  龙爷恶狠狠的捏着我的下巴,对看守说:「拿个遥控电击震动跳蛋来,放这个骚货的内裤里……」看守听见,就拿来一个圆圆的塑料样子的东西,撩开我的旗袍,狠狠地塞进了我的内裤里面,放在我的阴部上面,我想挣紮但是却顺从下来,然后看守交给龙爷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我感觉下体夹着一个圆圆的东西,好充实的感觉,但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又非常害怕,尤其听到电击两个字,心里非常紧张。

  龙爷按了手中的那个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我内裤里的那个东西马上震动了起来,一股性快感飞快的从我的阴部冲入全身,我保证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忍受住这种快感,而且我还被喂食了春药,跳蛋震动的快感加上春药带来的快感交织在一起,我忍不住呻吟喘息了起来。

  龙爷看着呻吟的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放开了手中的这个按钮,又按下了另一个按钮,一股剧烈的刺痛从我的阴部袭来,这种疼痛是没有办法形容的疼痛,我大叫了起来,趴在地上求饶,然后我瞥见龙爷同时按下了两个按钮,电击的痛楚加上跳蛋震动的快感一起袭来,我又痛又舒服,我一边趴在地上叫,一边求饶,疼得我都绝望了,我觉得时间都停止了,就在我想放弃求饶,疼的麻木的时候,龙爷停了下来。

  「骚货,一会不听话就还电你的骚逼,要是听话的话就奖励你,听话不听话?」
  「贱奴听话,我想做龙爷的漱口盂,做龙爷的便盆,想叫龙爷玩弄我……」我急忙无力的说着,虽然经过一番电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性欲更强烈了,现在什么都不想抗拒了,虽然一些方式被女孩子的自尊感抗拒着,但现在我只想被变态的方式蹂躏,肉体的欲望战胜了一切,因为这样,才能叫我不能高潮的肉体得到满足。

  坐在地上的我老老实实的自己主动的抬起头来,张开小口,龙爷拿着玻璃杯对着我嘿嘿的笑着,这时候我才看到龙爷一口牙齿黄黄的,靠近我沖我笑的时候,一股难以形容的口臭迎面扑来,好恶心啊,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恶心的一切却叫我的性欲更加强烈,我好想被弄髒,这样会叫我觉得自己更贱,更骚,我的这种想法完全填充了我的头脑……

  龙爷喝了一口水,在嘴里咕嘟咕嘟了好半天,然后全都吐在了我的嘴里面,我用嘴含着他吐出来的夹着口水还有不知道什么的漱口水然后一使劲咽了下去,我觉得自己好髒啊,好下贱。龙爷一只手捏着我的下巴,一只手拿着杯子,又喝了一大口水,在嘴里咕嘟咕嘟了半天,吐在了我的嘴里,我一使劲又把这口漱口水咽了下去,就这样反复了好几回,龙爷往我嘴里吐漱口水的吐完的时候,又把嘴里剩下的口水接着吐在我的嘴里,粘粘的臭臭的,但是我都一使劲咽了下去,我觉得这就是我的食物,我的嘴就是客人们的漱口盂,我真的太贱了。我瞥见奶牛雯雯坐在地上用非常非常同情的眼神看着我,眼眶里流出了泪珠,在脸上滑了下来。

  龙爷突然张开嘴,自己用指甲刮着牙齿上黄黄的牙垢,黄黄的牙垢塞满了龙爷长长的指甲缝里,然后龙爷把指尖缝里的牙垢弹进我的嘴里面,「咀嚼着吃了,骚货!」

  我感觉一股恶臭突然充满了我的嘴里面,我忍着不呕出来,慢慢的咀嚼着龙爷的牙垢,然后一使劲,也咽了下去,好好吃啊,真的太好吃了,我心里想着,我真的好髒,是个十足的贱货。

  龙爷用手指在自己的牙齿上刮了三次牙垢,都叫我咀嚼着吞了下去,然后又喝了一口水,咕嘟咕嘟半天,吐在我的嘴里,叫我喝了下去。

  「骚货过来,把舌头伸出来,用舌头舔我的牙齿,为我刷牙!」

  龙爷命令着。我感觉每一个命令都是那么的叫我震惊,叫我知道还有那么更加变态的事情,居然还有让女孩子用舌头清洁牙齿这种事,但是我的性欲控制了我,叫我觉得这就是我应该伺候客人的事情,越是恶心越是变态,越叫我的身体觉得满足,现在我底下已经全湿透了。

  龙爷呲着牙齿抬着头等着我来用舌头为他刷牙,我颤抖着站起来,低下头,慢慢的伸出舌头,从前往后从外到里舔舐着龙爷的牙齿,好臭啊,真的好臭,我的牙齿沾满了龙爷嘴里的口水和牙齿上的粘液牙垢,这一切我都缓缓吞进了自己的嘴里面,咽了下去,我越来越髒了,不知道为何却感觉好舒服好满足。

  我用舌头为龙爷刷了半天的牙齿,龙爷突然把我的头按了下去,抱着我的头使劲的吻着我,突然我感觉一股粘液从龙爷的口中吐到了我的嘴里,龙爷在喂我他的口水,我没有反抗,一口一口的全部都咽了下去,直到龙爷把我放开。
  「好喝吗骚货?」

  「好喝,真好喝。」

  「真他妈贱。」龙爷猥琐的捏着我的下巴看着我。

  「牙刷的不错,真他妈的是一只下贱的厕奴,嘿嘿嘿嘿。」

  龙爷松开了捏着我的下巴的手,对着雯雯说:「牙刷完了,叫爷爷尝尝你的奶味道怎样,过来!」

  脸上挂着泪珠的雯雯站起身来,把丰满的乳房靠近龙爷的嘴,坐在沙发上的龙爷把嘴吸在雯雯黑黑的乳头上,大口吸吮起来。「好奶,好奶啊!」龙爷抹抹嘴,感歎了一句。马上又抱紧雯雯,两只手摸着雯雯丰满的大屁股,一边使劲的吸吮着雯雯的乳头,龙爷的两只手使劲抠着雯雯的屁股沟,随着龙爷用力的吸吮,雯雯不时的呻吟一声。

  龙爷抱着雯雯的乳房喝了好半天才放开雯雯,「好奶,真好喝,那么高的价钱真是值了,喝的真饱。」龙爷一边抚摸着雯雯丰满的胴体,一边说着。

  龙爷叫雯雯坐到他的身边来,然后一只手搂着雯雯。龙爷对着跪在地上的我说:「骚货,跳支舞助助兴。」然后龙爷按了旁边的一个机器上的一个按钮,屋子里想起了优雅的中国风的古典轻音乐。我不敢怠慢,虽然在这个男人面前扭动身姿,心里会感到非常的羞耻,但是我没有一点拒绝的勇气,我慢慢的站起身,走到正对着沙发的一小片空地上,随着音乐扭动着穿着红色蕾丝旗袍的身体,龙爷的眼直勾勾的望着我,好像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雯雯也睁着大眼睛看着我,眼神里流露出一种女人对女人的欣赏,但也隐隐约约伴随着一个做性奴的女人对另一个同样受辱的女人的同情。

  「把旗袍撩起来,扒着逼跳。」色瞇瞇的龙爷对我说。本来脸有些红红的我更觉得脸颊有些烫烫的感觉,我轻轻地撩起旗袍的短裙,害羞的低着头褪下肉色的裤袜和米白色的内裤,不太浓密的阴毛没有一丝保留的暴露在这个男人面前,我觉得自己的手有些颤抖,羞耻的扒开自己的阴唇叫阴唇往外翻露着,然后随着这优雅的音乐继续扭动起我的身体,静静地舞台上,一个女孩子光着屁股扒着自己的阴唇,表演着舞姿,羞耻的叫男人欣赏着自己的身体和私处,我的眼睛不敢看任何地方,低着头感受着男人眼神打在我的身体上的感觉。

  音乐停了,龙爷鼓起掌来,说:「跳得真好,跳得真好,要有奖励,要有奖励。」我轻轻地半蹲下身子对着龙爷作了一个揖,就被龙爷叫回他的跟前,跪在他的脚前。

  「骚货,来,龙爷好好奖励奖励你,来,品尝品尝龙爷酿制了一个星期的鸡巴,一个星期没洗了,尝尝,哈哈哈哈。」龙爷把腿分开,手放在自己的裤腰上,示意我帮他脱裤子。我听见龙爷对我说的话,睁大了眼睛望着龙爷的裤裆,不知道下一秒该怎么办。

  「怎么?不想吃啊?……」

  「不,不,贱奴想吃,贱奴想吃……」我害怕又用那个塑料球来电我,我急忙辩解着,但是哪个女孩子真心会愿意用纯洁的嘴来清洗舔舐男人用来尿尿的臭鸡巴啊。

  我颤抖着靠近龙爷,慢慢的把手放到龙爷的裤腰上,把龙爷的裤子慢慢的褪下来,一股腥臊恶臭扑面而来,没有准备的我乾呕了一声,龙爷看到我这样,淫笑了一声,「快尝尝,健健康康的,营养丰富,哈哈哈哈。」

  雯雯在龙爷的怀里低着头,用极度同情的眼神望着我,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睛里流出来;我镇定了一下我自己,深呼了一口气,低头望着龙爷又粗又大的阴茎和又大又圆的睾丸,黑黑的,上面还挂着白色的尿垢,龙爷阴茎的尿道口还挂着粘液,好恶心好恶心,我用手握住了龙爷的阴茎,粘粘的,感觉好髒.

  我把脸慢慢的凑过去,张开涂着红红唇膏的小口,伸出女孩子纯洁的舌头,硬着头皮鼓起一口气,把舌头尖触碰在龙爷的睾丸上,从下到上从睾丸到龟头,用舌面一下一下用自己的嘴为龙爷清洗着男人的阴部,一股难以形容的腥臊味道充满了我的口腔,我觉得自己的嘴里就像厕所一样的味道,我觉得自己真的就像看守说的是一只厕奴,连嘴里的味道都变成厕所味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随着用自己的嘴为龙爷清洗阴部,我觉得非常陶醉这个过程,好像我的嘴就是专门为清洁男人的阴部定制的,我的阴部抽动着,颤抖着,感觉流出好多水,有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回响着,「我好骚,我好贱,我的嘴好臭,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我用舌头清洗完龙爷睾丸和阴茎的正面,就用手把龙爷的阴茎歪过去,去用舌头继续清洗龙爷阴茎的侧面,龙爷的阴茎和睾丸的连接处的缝隙中可以看到很多的汙垢,我伸出舌头使劲的舔舐着,用力的吸吮着,将这些汙垢都吃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咽了下去,就这样过了好久,龙爷阴部的汙垢都被我用嘴清洁掉了。
  然后,我用舌头开始舔舐龙爷包皮最前面的一圈,那里有好多的白色的尿垢,我用口水打湿了,然后用我的小唇一点点的抿下来,然后在用舌头清洗一遍。龙爷淫笑着看着我,自己用手把阴茎的包皮攞了下来,露出又粗又大膨胀的龟头,叫我继续为他清洗龟头。龙爷的龟头上都是粘液,我没有犹豫,用我的小口含住龙爷的龟头,使劲的吸吮着,一股鹹鹹的味道涌入了我的口腔,现在我的嘴里各种味道夹杂着,和厕所的味道一模一样。

  我用嘴为龙爷清洗完龟头,龙爷用手指了指龟头的根部,我看见龟头根部的缝隙中有好多白白的汙垢,味道好臭,龙爷告诉我,这都是他为我准备的包皮垢,叫我全都吃下去,非常有营养。我硬着头皮舔舐着这些夹藏在龟头根部的包皮垢,一股恶心腥臊的恶臭味在我的嘴里徘徊,我慢慢的用小牙齿咀嚼着龙爷的包皮垢,骚骚的,臭臭的,这些包皮垢就是妓女的零食,婊子的甜点,性奴的大餐,我好享受这一切,我完全忘了我是一个纯朴天真的农村女孩子,在这些变态的蹂躏下,我已经被性欲改变成一个毫无廉耻没有底线的厕奴。

  我把龙爷的包皮垢吃完了以后,又重新完全的把龙爷的整个阴部都舔舐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对龙爷羞涩的说:「贱奴已经为您清洗完阴部了。」

  龙爷摸了摸我的脸,淫笑着对我说:「不错,不错,真是够骚,既然看你那么喜欢清洗,就把我的屁眼也舔乾净了吧,哈哈哈哈。」龙爷怀里的一直用同情的眼神望着我的雯雯,听见龙爷这么说,把双手捂在了自己的脸上。我听见龙爷的要求,我自尊的底线彻底的崩溃了,我不能拒绝,我只能答应,无论龙爷对我提出什么服务要求,因为这里是这些变态嫖客的天堂,是我们这些性奴女孩子的地狱。

  龙爷松开抱着雯雯的手,起来转过身蹲在沙发上,手扶着沙发的靠背,把男人的屁股沟沖给我,一股大便的味道迎面而来,我闻了闻,没有觉得恶心,反而觉得这种味道好香。龙爷叫我把脸凑过去,使劲闻闻。我慢慢的把脸凑过去,用鼻子使劲闻了闻龙爷的屁股沟。

  「好闻吗?臭婊子。」龙爷问我。

  「嗯,好闻,好臭,好闻……」我一边闻着一遍回答着。

  「那么喜欢就赶快舔舔吧,我有一个星期没洗屁股了,哈哈哈哈……」
  龙爷淫笑着对我说,坐在沙发上的雯雯突然捂着胸口乾呕了一声,用同情的眼神望着我,抽泣着。我的表情已经麻木了,和雯雯对视了一眼,就转过头来用双手把龙爷的屁股扒开,龙爷的屁股沟好黑,肛门周围还有好多毛毛,我望着这一切恶心的场景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龙爷叫我把脸埋进他的屁股沟,把味道先都闻进我的肚子里。我扒着龙爷的屁股,把脸靠近龙爷的屁股沟,然后慢慢的把脸埋在龙爷的屁股沟里,好臭好粘,我使劲的大口大口吸着龙爷屁股沟的味道,慢慢的把自己变成一个厕所。

  我闻了好半天,然后把脸从龙爷的屁股沟里挪出来,又呆呆的看了看龙爷的屁股沟,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从下往上开始用舌头舔舐着龙爷的屁股沟,我的舌头就像一张厕纸一样,用女孩子纯洁的舌头为面前来嫖我的客人擦着屁股,龙爷屁股沟里的粘粘的东西全都吃进了我的嘴里。然后我扒着龙爷的屁股沟开始为龙爷清洁肛门,我把舌尖伸进龙爷的黑黑的佈满皱折的肛门,在肛门外面一圈一圈的绕着舔着……坐在沙发上的雯雯望着我一直在乾呕着,泪水已经流满了她的脸颊。

  我就这样清洁着,直到龙爷的屁股沟没有了任何臭臭的味道,全被女孩子的味道佔据了,我对龙爷小声说:「贱奴已经为您清洗完肛门和屁股沟了。」龙爷从沙发上坐下来提上自己的裤子,淫笑着问我:「好吃吗?喜欢吗?」我低着头告诉龙爷:「好吃,贱奴喜欢……」

  「骚货伺候的真不错,真得给一些奖励,呵呵呵呵,来吃块麵包……」龙爷伸手在他旁边的小桌子上拿起一块牛角麵包递给我,我按照这里的规矩磕了一个头谢了龙爷,心想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麵包,做了那些也是值得了,像我这样的贫困村子里的女孩子,能吃到这么香的麵包真的是一种奢望。

  但龙爷这时不怀好意的对我说:「嗯……只是乾吃也没有什么味道,来,把我的鞋子袜子脱了,吸吮一口我的臭脚再吃一口麵包,男人的臭脚加麵包配搭着吃,肯定香香的,嘿嘿嘿嘿……」

  我感觉自己拿着麵包的双手开始发抖了,我望着龙爷抬起来的脚,我没有办法只能把手伸过去为龙爷脱下皮鞋,一股难以形容的脚臭顿时充满了这间屋子,雯雯把手捂在自己的鼻子上,脸上露出恶心的表情。

  我把龙爷汗水浸透的袜子慢慢脱了下来,一股说不出的屈辱感涌上我的心头,即使我现在的性欲多么的亢奋,都没办法压抑住这种屈辱感,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然后流了下来,我抽泣着一只手捧着龙爷的臭脚,一只手拿着赏给我的牛角麵包,龙爷对我说:「快吃,香香的,你们这群农村来的女孩子肯定没吃过这么香的麵包,哈哈哈哈……」

  我颤抖着捧着龙爷的脚,把龙爷的臭脚挪到我的嘴边,我微微张开嘴触碰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嘴吸吮了一口,鹹鹹的,太恶心了,龙爷的脚臭填满了我的嘴,我急忙咬了一口麵包,想把这股嘴里的恶臭压下去,但是因为味道太臭了,麵包的香味根本中和不了嘴里的臭味,只剩下麵包的香甜和龙爷脚臭的味道一起夹杂在我的嘴里,味道难以形容,我使劲嚥了一下,把这口脚臭味的麵包吞进了肚子。坐在沙发上的雯雯看见我吞下去的场面立刻乾呕了一大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龙爷一直没有理睬她。

  「好吃吗?」

  「好吃。」我低着头,抽泣着回答着。

  「好吃就多吃……就喜欢看着那么漂亮纯真的女孩子恶心痛苦的表情,嘿嘿嘿嘿……」龙爷和我说完又自言自语的说着。

  真的是太变态了,居然看着女孩子痛苦的表情来寻找快感,真的是太变态了,我心里想着。

  我抽泣着继续吸吮一口龙爷的臭脚,然后屈辱的咬一口麵包,就这样嘴里混着男人的脚臭味把整个麵包都吃了下去。我喘着气坐在地上,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是被恶心的崩溃了还是怎么的了。

  龙爷摸着我的头,淫笑着说:「不错,不错,弄得我精虫上脑,性欲都起来了,过一天再用用你这个便盆吧,今天就在这陪我睡,嘿嘿嘿嘿……」

  龙爷按了一个按钮,把看守叫来,和看守说:「淑娟今晚就在这陪我睡了,把我预订的逼泡枣和女香枣先酿上吧,后天我来品尝,再试试淑娟这个便盆。」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准备,您是用雯雯酿制还是再找别的女孩子?」
  「就用雯雯吧,嘿嘿。」龙爷看了看低着头满脸泪水的雯雯。

  什么是逼泡枣,女香枣?我心里想着,会不会很可怕?怎么还要用女孩子来酿制?我正在想着的时候,另一个看守拖进来一个大盘子,里面放着10个干枣。然后看守用小刀子把枣核剔出去,然后又在枣上划出一道道的小口子,我呆呆的望着这一切,有些好奇,只是雯雯的抽泣声更频繁了。

  看守又拿出一个大玻璃碗来,然后叫雯雯往玻璃碗里面尿一大碗尿。雯雯羞涩的站起来,捂着脸蹲下去,在碗里尿了一大碗的尿。然后看守叫雯雯劈开腿坐在沙发上,淫笑着扒开雯雯的阴唇,慢慢的往雯雯的阴道里面塞进去5个干枣。
  「龙爷,逼泡枣放好了,等一天一夜您就可以享用了,嘿嘿嘿嘿,明天我们找几个女孩子舔舐一天雯雯的阴部,刺激雯雯分泌更多的白带,这样逼泡枣就更香了。嘿嘿嘿嘿。」

  「不错,听起来就肯定很好吃,明天也叫淑娟去帮着酿制吧,嘿嘿嘿嘿。」
  「龙爷您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办。接下来我们准备女香枣。」

  看守往雯雯的肛门周围抹了一些油一样的东西,然后慢慢的把5个干枣一个个塞进了雯雯的肛门,然后叫雯雯自己食指,塞进自己的肛门里面,「骚货,感觉到枣了吗,往里塞塞,别出来,如果掉出来一个,就把你从奶牛圈挪到肉脚圈里去。」看守说到这,雯雯恐惧的睁大了眼睛,摇着头,然后马上使劲的把自己的食指往肛门里面捅了捅。

  肉脚圈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雯雯那么害怕?我正想着,看守拿过一个大注射器来,把注射器口放进那一大玻璃碗雯雯的尿里面,吸满了,然后伸进雯雯的肛门,把一大管注射器的尿全部打了进去。然后有一个看守带着四个什么衣服都没有穿的女孩子抬着担架走了进来,把雯雯放在担架上,躺着被抬了出去。临走的时候,看守还对那四个抬着雯雯的女孩子说:「小心些,要是她掉下来,把酿制的枣弄坏了,电击你们几个一天。」

  我望着这一切彻底惊呆了,已经彻底突破了我想象的极限,这个地方和这个地方的客人都太变态了,甚至已经不能用变态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一切都弄完了,看守对龙爷说:「那我们就出去了,祝您玩的愉快,有什么事情就叫我们,明天什么时候我们来接淑娟?」

  「明天一早就来接她吧,对了,听说你们这又新来一个厕奴叫凤梅的,明天把她叫来做我的便盆。」

  「龙爷,凤梅这个姑娘有些不停话,我们怕伤了您的兴致……」

  「没事,不停话又不听话的玩法,不停话也好玩,哈哈哈哈……」龙爷笑着。
  「嘿嘿嘿嘿,龙爷您就是厉害,那好,明天我们一早就把凤梅带来。」
  说完看守就走了,关上门,屋里就剩下我和龙爷两个人。

  我在想凤梅自从上次那样被曲别针紮以后好了吗?现在怎么样了?明天她会不会受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的同情起来了她。

  「想什么了骚货,呵呵,是不是想挨操了……」龙爷摸着我的脸淫笑着说。
  我怯怯的「嗯」了一声,脸上的泪珠已经乾了。

  龙爷看着我,端起了雯雯刚刚尿的那一大玻璃碗尿,注射器只吸了一少部分,还有很多尿在碗里面。

  「奶牛的奶味道不错,也不知道尿味道怎样。」龙爷眼睛发光一样望着雯雯的这碗尿,突然放到嘴边,喝了一大口,我睁大了眼睛,已经呆住了,这个男人居然喝女孩子的尿,不嫌恶心啊,之前这些客人叫我们这些女孩子喝尿是为了虐待我们,可是他,我面前的这个男人现在也在喝女孩子的尿,是为了什么?我的脑子已经理不清了,只能告诉自己,这里变态的事情太多了,已经超出一个女孩子的理解力了。

  「哇!好骚,好香,真好喝。」龙爷吧嗒吧嗒嘴,非常陶醉的自言自语说着,仿佛他喝的不是女孩子的尿,而是什么琼浆玉液。龙爷又端着玻璃碗对着我喝了几大口,然后用非常变态的表情望着惊呆的我。

  「来,你也尝尝,很贵的,尝尝,很好喝,趁热都喝了,一会就凉了……」龙爷把碗递到我的跟前,淫笑着对我命令着。

  我感觉自己呆住了要有一年的时间,我望着他慢慢的把手伸出来,接过他递给我的这一大玻璃碗尿液,我端着碗还是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深呼吸着,频率很快,看到这一幕幕的场面以后我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意识了,我把碗放在自己的嘴边,咕咚咕咚的慢慢喝了起来,我已经失去了味觉,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都喝了,饱饱的,嘿嘿嘿嘿……」龙爷对我说着。

  我一口气把雯雯的尿都喝进肚子里去,我现在的胃口里有龙爷的漱口水,口水,牙垢,龙爷阴部的汙垢粘液,屁股沟的汙垢,龙爷臭脚的汙垢,还有一块牛角麵包,半碗女孩子的尿液,我的胃就好像化粪池一样。

  龙爷看我喝完,问我:「好喝吗?」

  「好喝……」我呆呆的回答着。

  龙爷站起身,一把就把我抱了起来,他的力气好大,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身体,一只胳膊搂着我的丝袜腿,就把我抬进卧室里面,把我扔到了床上。然后把我的双手分别拷在了枕头两边床头的手铐上面。

  龙爷自己把自己的全部衣服都脱光了,露出一块块肌肉,男人的阴茎像大炮一样正对着我,我突然有一股不好意思的感觉和羞涩,我歪过头去,不想正视。龙爷看见我害羞的表情,笑了笑,然后就扑在我的身上,疯狂的亲吻着我的脸,龙爷嘴里那种难以形容的口臭味充满了我鼻子周围的空气,我努力的忍受着一切,我感觉浑身酥酥麻麻的,越来越强烈,我顺着龙爷亲吻的节奏无意识的抬起头来露出脖颈,龙爷顺势开始亲吻我的勃颈,耳根,面颊,然后又深深地吻起了我。
  龙爷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一只手在解着我旗袍侧胸的纽扣,另一只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撩起我的旗袍,揉弄着我的阴部……

  这是我一天之内第二次被奸汙,被压在龙爷身下的我在想:这就是妓女性奴的生活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2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